Verfallen

街衢熙攘男女往来会笑会抱歉.

never let the worst thing happen

夏日手记.

每每提到夏天,我就有说不完的故事。

在我年纪还小的时候,夏日的炎热仅凭一根五角钱的菠萝冰棒就可一笔勾销,化在嘴边随即就变成一连串清凉的玩笑。没有油腻的防晒乳,也没有阳伞挂住我的头发,有的只是黑漆漆的皮肤,不带异味的汗印子,以及太阳底下的新鲜故事。

小学的暑假,多半耗在一个老旧的图书馆里。当时我在那个地方跟着一位女老师学国画,假期里不上课,我就和好友一起坐公交,去那里看书。那时候还是用的泛黄的便签纸作借书记录,给图书馆的留底是写在一个本子上。实在是非常原始的办法。而且说是图书馆,其实就是一间不大的屋子,中间并着几部深色桌子与长条板凳,四周立着书架。没有空调,很热的天,只有屋顶上几把吊扇嘎吱嘎吱转着。...

因为打算暑假自学逻辑学,所以今天找了一个现在在做数论的大神高中同学聊天。同学一点没变,一如既往的谦逊、平和,语言朴实有条理。虽然说我这个人平时习惯性怼天怼地,但遇到真正有实力的人,一定立刻没了脾气,低下头来乖乖向人家学习。我大概可以发明一个新词,叫“拜智主义”23333=。=

因为去看了魔法坏女巫的音乐剧,所以回来刷了遍小说,发现是两个不同的故事,怎么说呢,有关女巫的一切我都蜜汁喜欢哈哈哈!

倒计时.

前阵子看完东京女子图鉴,心想要是我肯定止步于第三集就全剧终了,然而事实是我也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安分,总是想去更高的地方。

还挺明白自己要做什么样的学术的,想尽快确定自己的研究方向,然后着手看书,写论文,准备申请材料,以便明年一月就能顺利递交一批phd申请出去。然后尽早多发文章,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找到教职。

看看日历也没多少时间留给我了,本来就比别人少学两三年。

计划暑假开始学gre,在去剑桥前争取考个像样的verbal出来,以免到时候没办法申请美帝的学校。最近要做的事情就是继续搞雅思写作和写毕业论文,毕业论文准备认真写一下,之后就是要广泛翻书了,闲下来的时候自己也读一读康德,中世纪。也继续...

2

夏日的幻象.

近来精神状态不好,一日午后趴在图书馆桌子上睡觉,半梦半醒之间感受到窗外吹进来的凉丝丝的风,就以为是夏天到了。但是夏天怎么会有这样的凉风呢,夏天的风都是伴着濡湿的热度,糅合着蝉鸣的。

心态略略起伏不定,情感的收放都太过夸张了,怕是需要注意,不然火气过于旺盛,等真的夏天到了,狂风暴雨也无法令我释怀。

1

给自己一点鼓励

手握牛津剑桥offer的陈可琦在却纠结考雅思还是考托福,有一种感觉叫做机会握在手中却又流失于指缝。

前阵子在家庭群里阿姨问我是不是没考过雅思就只能去伦敦了,我盛气凌人地回复说不会考不过的。

深知人越往上走就越害怕犯错,对自我的期待就越高,精神就越紧绷。

今天早上爬起来上拉丁语课,收到费神消息说终于收到芝加哥offer,看起来今年我们班申请情况真真要爆表,不过也是,我们班十一个同学,风格各异,大家都在各自的领域悄没声地有一番不小的建树。偶尔听闻其他同学说,外院是个出大神的地方。我不置可否,但却觉得事出有因,因为毕竟外院小孩从大一最容易堕落的时候开始就每天被按在桌子前学习,背单词背课文。养成...

the truth of my secret life

1
 
1 / 24

© Verfallen | Powered by LOFTER